澳门皇冠圣经里什么叫犯罪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7-20 16:43   50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澳门皇冠圣经里什么叫犯罪

  24 所以,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,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。

  25 他们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,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,不敬奉那造物的主;主乃是可称颂的,直到永远。阿们!

  26 因此,上帝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。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;

  27 男人也是如此,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,欲火攻心,彼此贪恋,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,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。

  28 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上帝,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,行那些不合理的事;

  29 装满了各样不义、邪恶、贪婪、恶毒(或作:阴毒),满心是嫉妒、凶杀、争竞、诡诈、毒恨;

  30 又是谗毁的、背后说人的、怨恨上帝的(或作:被上帝所憎恶的)、侮慢人的、狂傲的、自夸的、捏造恶事的、违背父母的。

  32 他们虽知道上帝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,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,还喜欢别人去行。

  不义(adikia)。Adikia是dikaiosune之对。后一字的意义为‘义’。希腊人称‘义’为把神及人应得的交给他们。不义的人抢夺了人和神的东西。他在万样事物的中心,为自己建筑了一座祭台,他敬拜自己,把神与人排挤一旁。

  邪恶(poneria)。在希腊文里,这字的意义,超过普通的所谓坏。那种普通的所谓坏人,在大体上,只是损害他自己,并不是一种牵涉到别人的坏。即使有时损害他人──在事实上,一切坏,必会损害及人的──这种损害也不是出于有意的。这只是无意的凶恶,并不是凶神恶相的凶恶。希腊人称poneria意的损害人家。这是主动的,有意的,要破坏损害。当希腊人称一个妇女为坏女人时,他们所指的,乃是她有意的利用无辜者的天真,勾引他们。在希腊文里撒但最普通的称呼之一为ho poneros──那恶者。他有意攻击,其目的是去毁灭人的善良。poneros所述说的人,不只是坏,并且要使每一个人像他一样的坏。他要把人拉下来,使他们像他一样。这是一种破坏性的坏。

  贪婪(pleonexia)。这一个希腊字是由二字组成,其意义为‘获得更多’。希腊人他们自己称pleonexia为‘受控诉的酷爱所有’。这是一种含有侵略性的罪恶。一般评述为专顾自己利益,完全忽视人家的权利,甚至也不考虑到大众的心理。其主要的中心是贪欲。基督徒作者,提阿多热(Theodoret)形容它为不知足的心理,掠夺其不应得的东西,这可以遍及人生的各方面。从物质方面来说,不顾廉耻诚实,专以获取金钱货财为事。从伦理方面来说,野心勃勃,踏在别人身上,以获取不应得的地位。从道德方面来说,纵情声色,不受羁绊,追求不应有之欢乐。pleonexia是不知道律法的欲念。

  恶毒(kakia)。kakia是指坏的最普通的希腊字。这字形容一个人缺乏使他好的每一种质素。譬如一个kakos krites,他是一个审判官,完全缺乏一个良好法官必需有的律法知识,道德意识,及正直的品格。提阿多热称之谓‘灵性的每况愈下’。他用的,在希腊文为rope,其意义为‘天平秤的一边倾向愈下’。一个kakos的人,其人生每况愈下,好像在天平里一样。Kalia被认为重要的恶毒,包括一切的罪恶。它是一切其它罪的先驱。它乃是堕落,一切罪由它而生,一切罪由它而繁盛。

  嫉妒(phthonos)。有好的和坏的两方面。有的嫉妒,使他看见自己软弱不足,因之努力追求模仿好的榜样,以求达到和他一样。有的主要的是抱怨怀恨。他看到一个好的人,并不因他的好受到感动,却因为他是好人,而生妒恨。这是人类情感中之最乖枉弯曲者。

  凶杀(phonos)。我们必须常常记得耶稣把这字的范围扩大得很多。耶稣坚持不只凶行必须除掉,就是忿怒憎恨的心也必须除去。耶稣坚持只是把忿怒及残忍的行动,从人生中除去,是不足够的。只有一件事──那就是即使是忿怒和杀人的意念也须从心中除去,才算满意。我们很可能在我们一生中,从未打过人,但是有谁能说在他一生中未曾发生过要打人的意念?正如阿奎那(Aquinas)在很久以前说过:‘人看行为,神却看内心。’

  争兢(eris)。这意义乃是指由嫉妒,野心,喜好名誉,地位,高职,站在众人之上,产生的搏夺战。这是从包藏嫉妒的心而来的。澳门皇冠如果一个人清除了一切嫉妒,他也会清除一切产生搏夺争竞的东西。这是神所赐的恩赐,使他能够看见人家成功,为他高兴快乐,好像自己成功一样。

  诡诈(dolos)。我们从这字的动词doloun,获得最完备的意义。Doloun有二个特别的意义。这字用于使宝贵的金属质量恶劣以及使酒内搀杂其它东西。Dolos是诡诈。这字描写一个邪恶弯曲,心肠不正的人,他不能行正直的事。他卑躬折节,施用卑劣方法,以达到他的目的。一切都是为了某种秘密的动机,此外他不会做甚么好事。它描绘策划阴谋者的阴险奸诈。这类人在每一个团体,每一个社会,都有的。

  毒恨(kakoetheia)。Kakoetheia直接的字义是恶性。最广义的说是恶毒。亚里士多德以比较狭义的来说明这字。他说,这是‘常以最坏的看别人的精神’。皮里纽(Pling)称之谓‘恶毒的解释’。泰勒(Jeremy Taylor)说:‘这是人类本性的卑鄙处,总是把握不当处,以最坏的意思去解释。’这或许很可能是一切罪中最普遍的一种。如果一个人的行动有二种可能的解释的时候,人的本性会拣选不好的一面。这是很可怕的,想到许多人的名誉为茶余饭后的杂谈所中伤。人们把一件完全无辜的行动,用恶毒错误的话,去解释它。当我们受到引诱,要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必须记得神是听见的,他要记得我们所讲的每一个字。

  背后说人的,谗毁的(Psithuristes, katalalos)。这两个希腊字是指一般有好诽谤舌头的人。可是这两个字是有不同的含义。Katalalos谗毁是在大众面前公开鼓吹。他公开述说人家的坏处,讲说他的故事;psithurister背后说人是交头接耳细声说恶毒的话。他要把人拉到屋隅,细声讲说毁坏别人人格的故事。两样都是不好,不过背后细声说人的更坏。对于公开毁谤的,一个人至少可以提出抗议,为自己辩护;对于一个喜欢在暗中毁坏名誉的人,他却无能为力。

  怨恨神的(theostugeis)。这是指憎恨神的人,因为他知道他反抗神。他不要神。如果真有神的话,对于他非常的不利。神要妨碍他要得到的欢乐。神是一条锁炼,捆绑住他,使他不能做他所喜欢的事。如果可能的话,他很高兴的除去神,因为在他看来,没有神的世界正是他所要的世界,在那里他所有的,是放纵而不是自由。

  侮慢人的(hubristes)。Hubris,对希腊人说来,在诸神手中,最易惹毁灭之罪。这字有二件主要思想的线索。(一)这是指这人非常骄傲,把神也不放在眼里。这一种在未尝失败滋味前的无礼的骄傲。他忘了他是受造的。他也不信命运。这种人非常相信他的财富,他的权力,他自己的能力,认为只要他一个人已经够了。(二)这是指那一种胡乱,狂虐,凶残,侮慢的人。亚里士多德称他是一种损伤,伤害,令人愁苦的人。他这样做,并不是为着仇恨,也不是为着可以得到好处;他这样做,只是在人遭遇伤害中,他可以获得喜乐。有些人会从看见人听了凶残的话产生的畏缩感到快乐。有些人会从使人遭遇心灵的及肉体的痛苦感到特别的愉快。这是hubris。这是损害人只是为着要在损害人中寻找欢乐的人的虐待狂。

  狂傲的(huperephanos)。这字在圣经中发现过三次,都是指神阻挡骄傲的人说的。(雅四6;彼前五5;箴三34)。狄奥非拉特(Theophrastus)称之谓‘众罪的最高峰’。狄奥非拉特是一位希腊的作家。他写了一系列著名的人物素描。他给huperephania下一个定义:‘除了自己以外,他贱视每一个人’。狄奥非拉特从日常生活中提出那些可作狂傲标记的事。一个狂傲的人当人家邀请他接受某种职位时,拒绝接受,因为他自己的事业太忙了,不能分身。在街上走路,除了他喜欢叫应的人以外,高视阔步,从不理人。他邀请客人吃饭,自己不去,差他手下人去陪客。他整个人生为轻蔑人的气氛所笼罩。他以使别人觉得微小为乐。

  自夸的(alazon)。Alazon一字,在希腊文中有一段有趣的历史。这字的原意是一个周游四方的人。以后成为一个常用的字,专指游方郎中夸耀他们医治的本领,以及叫卖商人夸耀他们货物的质量,其实却是赝劣的货品。希腊文alazoneia的定义是假以为有,其实没有的装腔作势。色诺芬(Xenophon)说,这名词属于一般夸张他们的财富及勇气的人,他们答应人家做他们能力所不及的事,为的是要得到利益或有所获得。狄奥非拉特研究这一种人的品格,称为矫饰客,势利鬼。这种人夸大只存在于他幻想中的事业,高谈其实无其事的,与权贵交往,炫耀其从末掏过自己腰包的慷慨解囊协助他人。他说到他住的地方,实在太小,他必须购买较大的房屋。自夸的人只是要令人觉得他的伟大。世界仍是充斥着像这样的人。

  捏造恶事的(epheuretes kakon)。这是指一般不满足于普通平常的罪的人。他们追求新鲜奇奥的罪,因为他们对旧的已生厌倦,寻找在新罪中的新刺激。

  违背父母的(goneusin apeitheis)。犹太人和罗马人一样,把顺服父母放在道德的很高位置。十条诫命中有一条是当孝敬父母。在罗马的早期,父权patria Potestas是绝对的。一家人生死之权都操在他手内。把这罪包括在这段经文中的真正理由是一旦家族的关系松弛的时候,接着必然是整个道德的退化。

  无知的(asunetos)。这字是指一个愚蠢的人,他不会从经验中学习到功课。他愚蠢到不能令人相信。他不会利用神赐给他的心智头脑。

  背约的(asunthetos)。这字对罗马的听众,特别有力。在罗马极盛时代,罗马的诚实是一件可钦佩的事。一句话可以与契约一样有效。这是罗马和希腊的极大不同点。希腊人是天生的小偷。希腊人常说如果交一块钱──约合二百四十英镑──交给一个长官管理,即使有十个事务员会计师监视着他,他也有法盗用其中的一份。罗马人却不这样。无论是一个在衙门里的官吏,或是一个出征的将领,只要他一句话,即使是千万块钱,也不会短少分文。保罗用这一个字,不只要罗马人记得基督教的伦理,并且也要他们回忆在他们极盛时代他们自己的信用标准。

  无亲情的(astorgos)。storge是一个特别的希腊字,用以表明家庭中的爱。很实在的,在那时代,家庭中的爱,将近消灭。儿童的生命,从未有像那个时代这样的不安全。儿童被视为一种乖运。一个小孩生后,他就拿去,放在他父亲的足前,如果这父亲抱起小孩,这就表明他认作他的子女。如果他离开,不睬他,这就表明不要他,把他抛在外面。在当时罗马市场,每晚不会少过三十或是四十个弃婴。每一晚真的有小孩被人摔掉。甚至大伟人如辛尼加者,也会这样写着说:‘我们杀死一只疯狗;我们屠杀一只凶恶的牛;我们把刀插入病牛,怕他们传染全群;儿童之生而瘦弱残缺者,我们淹毙他们。’人类亲情的连系已经破坏无余了。

  不怜悯人的(aneleemon)。没有其它时候人的生命这样的不值钱。主人可以拷打或杀死他的奴仆,因为奴仆不过是一种货品。律法给主人无限的权力辖制他。有说起在一个富有的家里,一个奴仆拿进一盘水晶杯。他一失足,打破了一只杯子。就在那地,就在那时,主人把他抛入在庭院中心的鱼池,让凶残的鳗鱼把他肢体支解,吃他身上的肉。这是一个在残忍中赢得快乐的时代,因为这是角斗竞技的大时代,人们在看人与人的残杀中,获得喜乐。这是一个怜悯已经丧失了的时代。

  最后,保罗对于这些把神从他们的人生中排出的人,所说的最后一件事。事情往往是这样的,即使他是一个罪人,他也知道他所做的,即使他原谅自己,他知道别人做的时候,要受谴责。不过在那些日子,人已经到达了这种程度,他自己犯罪,认可别人犯罪,并且鼓励他们这样做。萧伯纳(George Bernard Shaw)有一次说:‘没有一个国家,失去了神,能够生存的。’保罗在这里给我们一幅可怕的图画──有意把神排斥的人所有的遭遇。到了时候,罗马灭亡了。灾祸与堕落携手而来,结果灭亡。